Alias

My honour,sugar.

【无授权翻译】【伪鹿犬】Summer of Sorrow(十八)

Chapter 18: The Snake

Sirius向James报告了他的发现,而James看起来现在对什么都不感兴趣。Sirius倒不怪他,James肯定是因他家人的死亡感到不安,对任何人的报复都不情愿,即便是对Black们。Potter先生,从另一方面来讲,却是另一种心态。他整晚都喜怒无常,情绪沮丧,直到Potter夫人最后问他怎么了,原来是Orion搞得他脾气暴躁。

“你们今天真该看看Black,”Potter先生低声咆哮,“趾高气昂得就好像魔法部是他的一样。”

可能还真是,Sirius默默地想。

“Charles…”Potter夫人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Sirius。

“他就是条毒蛇,”Potter先生继续说,“他们都是…”

“Charles!”Potter夫人厉声说,同时James也大喊,“爸爸!”

“没关系。”Sirius深吸一口气说,“我知道他们都很讨厌,我并没有感觉到被冒犯了或是什么。”

“他给你说什么了,爸爸?”James问,“他有没有说什么关于Sirius的?”

“我当时和他在电梯里,他突然看着我,用一种可怕的方式笑着然后问,‘家里怎么样?’ ”Potter先生咬牙切齿地说,“然后他拿起了一份预言家日报…”

Potter夫人涌 出了眼泪离开房间。

“怎么…?”James看起来很困惑。

“今天预言家日报的头版是关于你家人的谋杀案,”Sirius静静地解释,“这真的很变 态,即使是对他来讲。”

“我本来想要掐住他的。然后他居然说‘听到这件事我很难过。’我就怒视着他,但他看着我的眼神怪怪的。他说‘往好的一面,听说你们最近又增添了个新成员。我儿子怎么样啊?’我说,‘似乎比我以前见到他的任何时候都好。’这让他很生气。他瞪了我一眼好像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真讨厌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Sirius抱怨,“至少在家的时候,我离他足够近能知道他在干什么。”

“不管怎么样,很快你们就要回学校了,你再也不用和他有任何关系了。”Potter先生站起来伸懒腰前疲倦地说,“感谢梅林。”

“Potter先生?”Sirius试探地问。

“嗯?”

“你在见到我之前认识我父亲吗?”

“嗯,认识。我们一起上霍格沃茨,短暂地。我当时是学生会主 席,他…嗯,他…”Potter先生看起来在挣扎着寻找正确的字眼,“我们…关系不好,至少可以这么说。事实上,他哥哥Alphard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Sirius的下巴掉了下来。这对他来说可是个新消息。很显然,对James也是,因为他插嘴说,“什么?你从来没告诉过我!你为什么没去参加他的葬礼?”

Potter先生空洞地笑笑,“嗯,Orion明确地表示不准我露面。”

“为什么?”Sirius皱了皱眉,“为什么他要在意?这是个葬礼,看在梅林的份上。”

“嗯,”Potter先生叹了口气,“虽然我和Alphard很亲密…但Orion很…讨厌我。”

“他怎么会讨厌你呢?”James不相信地问。“我从来没见过有人讨厌你。”

“听着,我以前不是个完美的孩子。他也不是。Orion在霍格沃茨的时候,他是个…有点狂野的孩子。就像你们两个一样。Alphard和我花了一半的时间抓他,他对此感到愤恨。而且…我…抓到他违反规矩时会非常苛刻。”

“为什么?”Sirius问。

“原因很多。我们一直相处不好。他表现得就好像他能凌驾于规则之上,这使我很头疼。他哥哥帮助我一起控制他。我做得不好。这很难解释而且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要上床睡觉了…明早见孩子们。”

—————————————————————————

学生会主 席Charles Potter正在进行他的巡视,一切都很安静。他很累了,也为这一片清净感到高兴。不过这些想法是短暂的,突然一声巨响打破了宁静。Charles叹了口气绕过拐角,看到一群斯莱特林男孩在大笑。而他们的领头人,正是年轻且英俊的Orion Black。Charles一出现Orion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他站起来,掸了掸袍子,好像准备好了要打一架。

“已经过了宵禁时间了,Black,”Charles开口,“你和你的…朋友们应该呆在你们的公共休息室里。”

“放轻松,Chuckie,”Orion回答,“我们又没做什么违法的事。”

Charles皱了皱眉, Orion当然不会让这事变容简单。“当然了,你们没有。那么在你身后的不是一盒烟和一个瓶子喽?”

Orion皱起眉头,“有什么大不了。吸烟喝酒又不会伤害任何人。”

“我想你比任何人都知道它们会伤害人。”

Orion变了脸色,他揉了揉脑袋,想起自己被扔到厨房柜台上时父亲醉得有多厉害。

“别。”他只说。

“那就赶紧上床睡觉,”Charles挥了挥手把男孩们赶回去,“不然我就写信告诉你父亲你在干什么。”

“威胁要告诉我父母?真的吗,Potter?那我为什么不告诉你父母你在干什么?我很确信你亲爱的母亲不会赞同你最近的伴侣的…”Orion得意地笑起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Charles说,尽力保持镇静。Orion都知道了些什么?

“我看到你…和那个麻瓜一起!”Orion几乎要唱了起来。“看我不告诉你母亲你在和一个麻瓜约会!”

Charles什么都没说。

“要是你不告状的话,那我也不会说。”Orion阴险地笑着。

突然,Alphard随意地走进走廊。Charles对援军的出现微笑起来。

“嘿,Al。你弟弟差不多打破了一百万条校规。他还威胁说要是我关他禁闭的话就散布一个谣言。他在跟他的朋友们说我的谎话。”

“Orion,”Alphard转向他弟弟,“你怎么回事?要是其他人抓到你在这怎么办?你该感到幸 运是Charles发现了你…其他任何人都有可能会告诉父亲!”

“但是…但是…”Orion结结巴巴地说。

“你们所有人,都走吧,”Alphard命令其他斯莱特林们,“我要和我弟弟单独谈谈。”他严肃地看了Orion一眼,“吸烟喝酒,Ry?还威胁要散布Charles的谣言?他刚刚才帮了你。”

“我没有说谎!是真的!我看到他和那个麻瓜女孩在一起!他根本没在帮我!他总是告状让我惹上麻烦!”

“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麻瓜女孩,Al。”

“我知道。他在撒谎因为他觉得很尴尬。”

Orion讨厌被人谈论就像他是个孩子一样,就好像他不在那一样。“我没有说谎!你不能信他不信我!我是你弟弟!”

“你是我爱说谎的,鬼鬼祟祟的,操纵 欲强的小弟弟。而Charled是学生会主 席。他不会就此说谎的。来吧。我带你回去。要是我再发现你吸烟或是喝酒,我就亲自告诉父亲。该死的,你比谁都清楚!你知道酒精会把父亲变成什么样!我们都有伤疤来证明。我不知道你变成了什么样,我对你很失望。”

“但是…Alfie…我没在说谎!我不是你说的那样!…别把我和父亲相提并论…Potter!”Orion大喊,“这都是你的错!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行了。”Alphard抓 住Orion的手臂,把他拽往公共休息室。

Charles不禁感到有点不舒服。Orion在听到Alphard的话之后看起来真的很难过。或许他该坦白承认那个麻瓜女孩的事…但是不。Orion需要有人来控制他。这是为他好。

—————————————————————————

Charles Potter躺在床上闭紧双眼。现在不是回忆过去的好时候。

“你有没有感觉…他没告诉我们故事的全部?”Sirius问。

“嗯…是吗?”James翻了个白眼,“你知道还问我。真不敢相信我爸爸和你叔叔是朋友。这是个巧合吧,你不觉得吗?”

“我不认为这是个巧合,”Sirius回答,“Prongs…我觉得你祖父母和我祖父母是朋友!”

“什么?”

“没错,这很有道理!Potter家是个古老的纯血统家族。事实上,他们可能是亲戚!听着,Black家总会和其他纯血家族有关系。他们可能会让他们的孩子花很多时间在一起…天呐,我完全知道那种感觉…然后Alphard和Charles成为了好朋友。但我父亲太小了,所以他们可能就排挤他…”

“你思维有点跳跃…”James打断他。

“这对我来说是一样的!我父亲和Abraxas Malfoy是好朋友。但我比Lucius小很多,他就总喜欢指挥我,却尊重Rodolphus lestrange他们。”

“好吧,我现在有点乱了。但是,要是我的祖父母跟你的祖父母很亲密…那他们肯定是血统纯粹主义者。但他们不是那样的。”

“Prongs…他们可能确实是。这不是不合理的…那段时间大多数纯血家族都是血统纯粹主义者。而且我祖父母那时并没有那么极端。甚至我父亲也不总是…像他现在一样。他曾经真的很爱我。我记得有一次他带我看星星…

—————————————————————————

Sirius七岁,他非常感激自己家宽敞的后院。即使他们住在伦敦,也不缺少能让他躺在上面的草地。他躺在草地上,他父亲坐在他旁边。

“你得躺下来才能看星星!”Sirius要求道。

“是先生,”Orion故作严肃地说,躺到湿漉漉的草地上,拿起他儿子的手轻吻了一下。

“你在哪儿?”Sirius问。

Orion笑了笑。Sirius从来都不是个愿意等待的人。这是他爱他儿子的诸多原因之一。“就在这儿。”Orion指向天空,“看到那三颗了吗?那是猎户腰带。”

“我看不到,我得离得更近点。”Sirius站起来开始蹦蹦跳跳,想要触摸那些星星。

“来,我帮你。”Orion咯咯笑起来,他把Sirius举起看他试图触碰那些星星。Orion假装要把他放下来,Sirius尖叫起来。

“让我飞起来!”Sirius大叫。

Orion微笑着将Sirius抛向空中,又灵巧地接住他。过了一会Sirius命令道,“下来吧!”

他重又躺倒在草地上,“我看到你了。那是你!猎户座!”

“对。猎人Orion。想听故事吗?”

“猎人Orion,”Sirius重复,“快讲。”

“Orion是Neptune和伟大猎手Euryale的儿子。他继承了她的能力,很快成为了地球上最伟大的猎人。不幸的是,他太以自我为中心了。我是说,他太喜欢自己了。他认为自己是无敌的,不会犯任何错误。他吹牛说自己能杀死地球上的任何野兽,于是神派蝎子杀死了他。”

“那是你?”Sirius问,睁大了眼睛。

“我希望不是,”Orion笑笑,“Orion的傲慢毁了他。他因为自私失去了一切。我希望我不会那样。”

“他因为自私失去了一切。”Sirius重复道。

“他除了自己不在乎任何人,”Orion解释道,“他认为自己太伟大了,忘却了其他一切。但是这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因为我还有你不是吗?”他伸出手把Sirius勾过来。

“天狼星在哪儿?”Sirius问。

“那儿。”Orion指向空中,Sirius的目光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Sirius是犬星。故事是这样的,Sirius是Orion忠实的狩猎伙伴。但Sirius为Orion的傲慢与自大付出了代价。Orion被蝎子杀死后,Sirius在地球歇斯底里地寻找他,Orion是他唯一的家人。女神Artemis同情它,将它也放到天空中,和Orion永远在一起。”

“猎户座和天狼星会永远在一起。我们也会永远在一起,对吗?”

“当然,”Orion微笑。“我不会犯和他相同的错误。”

—————————————————————————

Sirius微笑着回忆着,但突然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切都出了差错。”

“这不是你的错。”James回答。

“不是吗?我想我还能做得更多。”

“Sirius,他是个虐 待狂。”

“我知道。”

“别为他找借口。”

“我没有。”

“你就是。停下来。不要为他的行为责备你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是有意的,Prongs。我猜就是…”

“有时候你就该随它去。不然你会把自己逼疯的。”

Sirius叹了口气,“或许你是对的。”

“可是这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没有。我偏题了。重点是我觉得你父亲和我父亲之间有更多的事发生。我想你爸爸是Black们讨厌Potter家的原因。”

pottermore今天这是要搞事情啊!
霍格沃茨全景+球场+禁林
太大了晃得我头晕
用电脑的话这画面这音效
还有收集光点每个光点点开还会有信息
这事情搞得不是一般大啊!

等了这么多年就为了今天分院,狮院撒花🌸
今天上pottermore会有一个十九年后的奖章诶。
还有这个魔杖,看起来好强大。

【无授权翻译】【伪鹿犬】Summer of Sorrow(十七)

Chapter 17: The Meeting

“你不能!”James大叫。他从来都是个直截了当的人。“你在做的正是他想让你做的!”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

“我没办法了。”

“根本就不是的,”James恼怒地说,“这儿从来都不缺钱。”

“我要去,”Sirius打断他,“我想让他们都看到我离开他们生活得很好。我赢了。我不害怕并且我不因为我是谁而感到羞愧。我想让他们都看到。尤其是我父亲。”

“得了吧,Padfoot,那只是你自尊的说辞。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

“当然没有。别犯傻。”Sirius平静地说谎。

“那就让我父母给你钱。至少让他们借给你也行。”

“我不想让他们感觉对我负责。”

“他们没有,我是。”James轻声说,他以为Sirius听不到,但Sirius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问。

“那是什么意思?”

“别这样看着我就好像这是件坏事。你看,你抛弃了你的家人对吧?你搬来和我一起住。既然现在你没有了父亲或是母亲或是兄弟—”

“多谢你提醒我,我差点忘了。”Sirius厉声说。

“好吧,我的错。我想说的是…你仍然需要有人照顾你。有人能够支持你。有人能够不管发生什么都能向你提供帮助。有人能够…像我一样!”

“我不需要任何人做这种事。”Sirius固执地说。

“所有人都需要,Sirius。所有人都需要有人关心他们。”

Sirius感觉它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你觉得你能胜任这个职位?”

“谁能比我更有资格呢?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可以指望我。”

“你在引诱我吗?因为你知道我不会…”

“PADFOOT。拜托就那么严肃一次!”James厉声说,但很快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别说—”

“我一直是Sirius,”Sirius插嘴,疯狂地笑起来,“你该知道的,最好的朋友先生。”

“哦,好吧!”James愤怒地说,挫败地举起双臂转身离开。

“Prongs,”Sirius轻声地叫住他,“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

James笑起来,做最后一次尝试,“那圣诞节—”

“不,Prongs,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必须在圣诞节忍受我的家庭。我能应付的。这不会改变任何事。”

“但是,Padfoot,上次你在那个房子里的时候,你都不是完好无损的!”

“James,”Sirius回答,令James停顿,“我信任你超过任何人。”

James的胃愧疚地扭着,但Sirius继续,“你这次必须相信我。我能应付我父亲和其他的Black。好吗?就一周。然后我就能永远的走出去了。”

“你总是在这儿过圣诞,”James撅起嘴作为最后手段,“我觉得这是个坏主意。”

“我也这么觉得。但是…我不知道。很奇怪,Prongs。”

“什么意思?”

“有那么一瞬间,就好像…我不知道。就好像我们是真正的父与子一样。然后他说他想我了,那一瞬间我觉得我也很想他。”

James只是看着他然后说,“好吧…我知道你不想听这个,但你有没有想过,万一这正是他预料之中的呢?”

“嗯,我想过。不是说我们几乎没有争吵。这没什么,就是个奇怪的时刻。但是不管怎么样,我的钱只能用于学校方面。而且要是我们再像去年一样被抓住,然后学校通知家长,他可能会把我锁在地窖一辈子。”

“这不好笑,Padfoot。”

“我没在开玩笑。”

从Sirius和Orion见面以来暑假已接近尾声,Potter家却收到了令人不安的消息。James仅有的近亲,他的叔叔婶婶和他的堂兄被Voldemort的支持者谋杀。他们的房子也被烧毁。James和他的父母成了仅存的Potter。在想让Potter一家独自哀悼的幌子下,Sirius穿着他最暗的衣服溜出了房子。这次袭击让Sirius想起了葬礼上他父亲暗示的威胁。他下定决心要搞清楚他的家人是不是幕后黑手。他溜进翻倒巷,希望能遇上Lucius或Rodolphus或其他什么人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尽管他们都比Sirius大,Sirius猜想要是他抢在他们之前行动,他们或许会告诉他。

翻倒巷比Sirius想的更令人害怕。他总是担心会遇到危险的人,尤其那些他自己家的。突然,Narcissa和Bellatrix出现在一家专卖强大药剂的店门口。Bella被分心的时候,Sirius悄悄走到Narcissa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

“Sirius!你吓死我了!”

“嘘!”Sirius发出嘶嘶声,瞥了一眼Bella,“我得和你谈谈。”

“Sirius,我不想惹麻烦…”

“来吧,Cissy,就一分钟。”

“哦…嗯…好吧!”她抓起他的手把他带到一个黑暗的小巷子里,“你在这干什么?要是你父亲知道你在这…”

“我父亲不需要知道我任何事,”Sirius坚定地说,“永远。”

“你想干嘛,Sirius?”Narcissa冷冷地说,“我知道你不想和我说话,在你在Alphard叔叔葬礼上那小小的表现之后。”

Sirius觉得有点内疚。毕竟,Narcissa并没有做错什么。他们曾经很亲密,但她选择了她的道路而他选了他的,回不去了。

“那并不是…呃…针对你的。你得知道。我父亲有没有派人去杀Potter家的人?”

“什么?别傻了!”

“我没有。他威胁我要是我不回家他就会伤害他们。”

“你父亲威胁所有人。Black们都是这么做的。你知道的。他和这事没关系。但我不敢保证不是咱们家的其他人。毕竟有很多Black痛恨Potter…他们都是血统叛徒。”

“对,当然了。”Sirius苦涩地说。

“Sirius,我…”Narcissa似乎挣扎着不知该说什么。“我希望你没事…”

Sirius怀疑地看着她,“什么意思?”

她突然哭了出来,用双臂抱住了他。Sirius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是别扭地搂着她。

“我很担心你!你必须回家来!这是你安全的唯一办法!”

“我不能,Cissy。我就是不能。”

She她眯起充满泪水的眼睛看着他,“求你了,Sirius,请回来吧。我很想你。我希望我们之间能变得和以前一样。”

“就因为我不住在那并不意味着…”

“我不能被人看见和你说话!我得走了—他们现在肯定注意到我不见了。你也该离开这了,你可能会被错误的人看见。”她没多解释就匆匆离去。

Sirius被留在那盯着她,想知道她到底在说什么。他刚要回对角巷,突然有一双强壮的手把他推到了地上。他脸先着地摔到了泥里,听到身后几声大笑。他擦去眼睛上的泥,Lucius Malfoy、Roldolphus和Rabastan Lestrange进入视野。

“呦,呦,这不是任性的小Black吗!”Lucius唱着。Lestrange们大笑起来。Sirius翻了个白眼。这甚至都不精巧。

“真棒,Malfoy,”Sirius冷静地回答,站起来,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接下来是什么,一个serious/Sirius双关吗?我以为斯莱特林们该是聪明的?”

Sirius和Lucius从他们多年以前第一次见面就互相看不顺眼。Orion和Abraxas Malfoy是非常亲密的朋友,Malfoy家经常在Black家吃晚餐或是反过来。Lucius比Sirius大几岁,总喜欢对他发号施令。而Sirius生性叛逆,自然总在反击,但通常无济于事,因为Lucius总是更大更强壮。令Sirius沮丧的是,现在仍是这样。Lucius至少比Sirius高一头,而且他的后援团确实把Sirius置于困境。

“这话由一个格兰芬多说出来?”Rodolphus自鸣得意地说。

“我是班上第一名…你呢,Lestrange?四百九十九之后的第五百?”

Rabastan变换阵地走到Sirius身后,抓起一把他的头发,魔杖顶到了他喉咙上。“要是你那么聪明,为什么在自己严重寡不敌众的时候还在那大发议论,格兰芬多?我觉得我们该给小Sirius一点教训,你说呢,Lucius?”

“说得对,Lestrange,”Lucius回答,脸上展现出邪恶的笑容,“抓住这个血统叛徒的手臂,伙计们。”

Lestrange们抓住Sirius的双臂,尽管他强烈挣扎,仍然无法脱身。Malfoy走向他,反手给了他一巴掌。

“打赌你爸爸一定很感激我们把他离家出走的儿子带回去。”Rodolphus在他耳边低语。

“放开我!”Sirius咆哮,还在挣扎。“放开我,不然我—”

“你会怎么样呢,Black?”Rabastan冷笑。

“教他点礼貌,Lucius!”Rodolphus嘲讽。

“或许我应该用我的皮带打他,就像他爸爸一样。”事情发生时,Malfoy刚开始解他的腰带。一道奇怪的红光似乎是从Sirius那放射出去,当它击中他的敌人们时他们都摔伤了腿。他一定是做出了某种意外的魔法。Sirius考虑着既然现在他们都没有行动能力了他要对他们做什么。他俯视着Malfoy,这个从他能记事起就让他的生活糟糕透了的人。Lucius比Sirius大的几岁让他充分利用了Sirius整个生命。在Sirius小时候,他尽力给Lucius留下深刻印象,为了取悦他自己的父亲。

—————————————————————————

Sirius六岁。Malfoy刚九岁。Sirius和Narcissa正在花园里玩,Lucius、Bellatrix和Rodolphus走近他们。

“嗨Sirius!”Lucius喊到,“你听说过Black宝藏的传说吗?”

“宝藏?”Sirius问,惊奇地睁大眼睛,“我们有宝藏?”

“你们当然有,”Lucius得意地笑,揉了揉小男孩的头发,“还没有Black足够勇敢去得到它。”

“我足够勇敢了!它在哪?”Sirius要求道。

“在湖的底部。”Lucius回答,指了指他身后的一小片水体(并不是真正的湖,但Lucius是这么叫的)。

当然Sirius跳了下去。不幸的是,他并不会游泳。过了一分钟他还没浮上来,Narcissa跑去找Orion。Orion还穿着他最精致的袍子就跳了下去,把他救了上来。Lucius因为这事被他父亲狠揍了一顿。Orion也禁止Sirius再靠近任何大型水体。

—————————————————————————

Sirius逃离现场,希望斯莱特林们和记忆不会追赶他。

昨天测了守护神,根本不想测的但是两个学校分院和魔杖都打不开,而且测守护神的还只能测一次,后悔了该用电脑的,为什么别人测出来都是龙啊蛇啊鹰啊马啊看起来超酷炫,我这什么鬼。。。

hp和罗婶生快。
若不是看到友人发的麻瓜撤离通知,我差点忘了,今天是你们的生日。
今年是十九年后,十九年了,天下太平,但你们的生活一定也面临着各式各样的困扰,就和我们一样,也要面对升学、工作种种不愉快,我相信阿布思和小莉莉都是乖孩子(拒不承认被诅咒的孩子!),但小詹姆绝对会让人头疼…
去年我在便签写下,哈利我们明年一起去霍格沃茨,但是没有,我没有考上我心中的那个霍格沃茨。我在签名里写No more marvel&hp.但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对我而言那是两个世界,我也想着要是努力不想总会把相应的突触逼死,但你没办法随随便便就把两个世界的门都关上。
到不是说会影响学习啥的,hp教给我的远比失去的要多得多。我不懂任何语法,我从不背单词课文,是hp一开始给我的启迪,我为了hp去看英文小说(同理为了marvel去看英文漫画),从一开始的晦涩难懂,到现在我自己做的翻译。hp教给我的,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总有人拿hp开玩笑,我只能说,不要对你不了解的东西妄加评论,你去看了,再去说它是不是幼稚的儿童文学。
我们都长大了,连哈利现在都是37岁,但留在心里的永远是那个11岁,跌跌撞撞成长的小巫师。我还记得那些年背的咒语,我爷爷亲手做的魔杖,放学后为排演的嬉笑打闹,疯狂买的周边…
现在又有了FB系列,我很高兴看到那个世界还在扩大,愈加丰富起来(拒不承认被诅咒的孩子!)。
hp是一部史诗,多少人倾注无数心血。
梦总会醒,但永不遗忘。(The North remenbers!【不是)

我是个哈迷,我永远是哈迷。

【无授权翻译】【伪鹿犬】Summer of Sorrow(十六)

Chapter 16: The Deal

Sirius破产了。这很奇怪,考虑到他刚刚继承了一大笔足够让他成为伦敦最富有的未成年巫师的钱,但他现在确实身无分文。那天他去访问古灵阁他叔叔Alphard的金库被拒绝了。那个妖精以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对他说,金库在他成年之前都会被锁着。Sirius沮丧地离开。他不想向James的父母要钱。他已经欠他们太多了。他知道如果要的话有谁会给。Black们对外表是如此着迷,要是让他们在最不喜欢的儿子穿二手袍子和最不喜欢的儿子仍然显得完美之间选,他知道他们会选哪个。不得不求助于Black家让Sirius感到恶心。因为毕竟在Alphard的葬礼他给他们的告别可不怎么愉快。但尽管如此,在Sirius寄给他一封信请求见面时,Orion听起来比较容易接受。Sirius确信Orion早就预料到了这个问题,因为他收到的信中他父亲显得毫无恶意。Orion似乎总能预料一切。他要求Sirius午餐时间在餐馆和他见面。

Sirius走进餐厅,发现Orion己经坐在桌旁,手中拿着一杯酒。Sirius忍住了微笑。要是Orion喝醉了,从他那挤点加隆出来会更容易。他招手让Sirius过去,Sirius坐到了他父亲对面,Orion以一种可怕的方式微笑着。

“没花多长时间,是不是?意识到你需要我,嗯?”

“只是你的钱。”

“这是你有求于人的说话方式吗?”

Sirius咬着嘴唇喃喃道,“对不起,”他的脸红了,“真是漫长的一周。”

Orion在说话之前仔细打量了他儿子,“我只能想象。离家出走,失去所有的钱,闯进我的金库,用我的钱买了一堆新东西,你叔叔的葬礼,变富有,和你朋友们的聚会,再次变穷,然后你就到这来了。”

“你在跟踪我吗?”Sirius愤怒地问,相信Orion会做出这样的事。而且这些事发生的时间可比一周长多了。

“我有时间吗,小傻子?”Orion翻了个白眼。Sirius感觉他的脾气上涨。他讨厌别人那样叫他,这就像个宠物的名字。他讨厌被不断提醒他比他的父亲要小,他特别讨厌别人叫他傻。“而且这会很无聊,毕竟你是那么容易预测。我不过是让人盯着你,就像往常一样。”

“像往常一样?”

“没错,傻瓜。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你不记得我们在金库的会面了吗?你大发脾气,划破了我的画像?”

Sirius选择不在这时候陈述他从五岁开始就不“大发脾气”了,“那我问你个问题,父亲。你有人跟踪Regulus吗?”

Orion什么都没说。

“我就知道,”Sirius几乎大喊起来,“为什么相较于他你更讨厌我?”

“又来?”Orion深吸一口气,“得了,Sirius…”

“不,你得了吧!你总是—”

“我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我并不更喜欢你们中的一个。要是你肯花一分钟动动你的脑子,你就会发现Regulus住在家里,这样我就总能知道他想做什么。”

“在学校可不是这样。”Sirius迅速插嘴。

“你不可信赖又鲁莽,总是让我头疼。这是你想听的吗?这就是了。Regulus会犯他的错,但至少我知道他不会冒着被开除的风险就为了做一些愚蠢的恶作剧。”

Sirius无话可说,只是没精打采地坐在座位上咕哝着直到Orion再一次说话。

“坐直了。假装那么一会你有点教养。”

Sirius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但Orion开始举起一只手,他还是决定不去碰运气了。

“没必要绕弯子,对吗?我们都知道你想见我只是因为你意识到Alphard对你的信任要再过一年才能生效。这些事很有趣,不是吗?”

“荒唐可笑,”Sirius在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前脱口而出。

“要是我再听到一句自作聪明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

“对不起!”Sirius急忙说。

“别插嘴!”Orion咆哮,“天呐,你才走了多久?我看你不被好好打一顿是完全忘了怎么举止端正,嗯?随你怎么说我的方法吧,至少它们是有效的。至少你在家的时候懂得管住自己的嘴,不会像你平常一样说些愚蠢的话。你就是一顿打能让像你一样的孩子规规矩矩的活生生的证据。”

Sirius的脸越来越红,但他知道他如果要钱就不能反对他父亲。Orion似乎很清楚这点,他就那么看着他,感到好笑。他们互相盯着对方直到Sirius终于开口说话。

“那么你会借钱给我吗?”Sirius问。他迅速地修正,“先生?”

“我不知道,你还没真正的问过我。”

“我不会求你的。”Sirius说。

“我在让你求我,看在梅林的份上,我在告诉你这么做。”

Orion很显然热衷于让他的儿子局促不安。不管他有多么不想,Sirius还是屈服了。“能否请您借我一些钱用于上学呢,父亲?”

Orion笑着对他说,“好。”

Sirius如释负重地叹了口气,“谢谢你。”

“你是我儿子。我会照顾你的,就如同我一直以来一样,并且以后也会。你相信我会照顾你吧,Sirius?”

Sirius什么都没说。

“那是我的工作,不是吗?”

Sirius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不知道他在暗示什么。

“假设你想重新获得作为我儿子的头衔。你想重新获得这个头衔吗,Sirius?”

Sirius还是没有跟上。直到他想起他写的那张条子。我不是你儿子。再也不是了。“我…”他起了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个条件。”Orion打断了他。他其实根本就没在等一个答案。

“我会还给你的,和利息一起。一旦我到了十七岁我就能—”

“我不想要你的钱。”

Sirius看着他。当然会有附加条件。他预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两个条件。第一,你的钱只能用在学校方面。除了书本、优质的袍子…这之类的,你敢用到其他方面试试。”

“好。”Sirius迅速说。

“并且在学校里,你最好规矩点,干你该干的事。我是认真的,小子。别再胡闹或是和人打架。我可不想亲自去那揍你。要是我不得不去那,你会非常难过的。”

Sirius只是点了点头。他并不想遵守协议的最后一点,但掠夺者们可是逃脱禁闭的专家。

“第二,你要回家过圣诞。”

“什么?不!”Sirius抱怨,“为什么?我永远搬出去了。难道我不在的时候大家不是更开心吗?”

“不,”Orion厉声说,“你当然不是永远搬出去了。我允许你和Potter呆在一起是因为你呆在家里让我抓狂。那并不意味着你可以永远离开了。你现在十六岁不管你喜欢与否,我拥有你的监护权。所以,你要回家过圣诞。并且不许抱怨或发牢骚,不许争论,我们达成协议了吗?”

Sirius什么都没说。他慢慢地站起来,转身想要离开。

“转过来坐下,Sirius。你没有别人可以求助了。我们都知道要是你有的话我们就不会坐在这了。”

Sirius叹了口气,挫败地坐下,“成交。”他感觉自己刚刚和魔鬼做了交易,他确信自己无力偿还。Orion伸出手来,Sirius握了握。当他想到要是他违背诺言会发生的后果时,感到一阵恐惧。

Orion看着他笑道,“真高兴看到你又能走路了。”

还不是因为你,Sirius想这么说,但他只是像他父亲一样挂上一个阴险的微笑,“嗯,我不需要用拐杖了。那个咒语在几周内也能褪掉了。本来能好得更快的,但我…呃…从扫帚上摔了下来。”

“或许你该更小心。”

“其实不是我的错。Pro—呃—James被Peter推了下去,我不得不俯冲去抓他。”

Orion扬起一条眉毛,“为什么不直接用魔法?”

Sirius看着他觉得自己蠢极了。现在想一想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答案。

Orion嘲笑起他儿子的表情,“你真的从不思考,是不是?你总是这样。Regulus得到了头脑而你得到了外表。”

Sirius什么都没说,感觉自己越来越蠢。

“我收到你的成绩了。它们很棒。”Orion咬了一口服务生送来的三明治。Sirius对他父亲能表现出的人性感到惊讶。他父亲刚刚真的称赞了他吗?发生什么事了?Orion刚刚说过他没脑子现在又在称赞他。Sirius想让他收回自己的话。他不由自主地咧嘴笑了,忍不住再推一步。

“我是班上的第一名。这个位置不属于格兰芬多已经有—”

“五十年了,我知道。”Orion说,几乎是骄傲地看着他,“好孩子。”

“我的成绩是最好的。我是所有人里最好的。”Sirius继续说,想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被喝住。

“你就该那么好。”

“比你那些珍贵的斯莱特林也要好。比Malfoy比Lestrange比Bella甚至是Regulus都要好。”

“在行为规矩方面可不是这样,”Orion温和地说,“还有很多你没掌握的东西。”

“就因为我没这么做不意味着我没掌握。”Sirius反驳。

“不管怎么样,你今年最好这么做。”Orion警告。 Sirius想要翻白眼但不想被打。他们就那么沉默地坐着。

“能有你在身边还是挺好的。”Orion说,歪嘴笑着。他伸出手去触碰Sirius,但Sirius猛地移开,更多是出于习惯。

“你到底想从我这得到什么?”

“我非要别有用心吗?单纯的想让你在我身边就那么难以置信吗?”Orion看起来比Sirius以前见过的任何时候都更累,也更人性。

“对。”

“你是我儿子。你知道的。”

“就好像那很重要一样。”

Orion哼了一声,“随你怎么想吧,Sirius。”

他站了起来,Sirius也跟着站了起来。Orion走向他,Sirius为即将发生的任何事准备着。但Orion只是用手捧起Sirius的头,在他别开之前,Orion轻吻了他的额头。Sirius闭上眼睛,并不习惯这种接触,不知不觉走近了一小步。Orion抱着他,把下巴放在Sirius头上。有那么一会,Sirius完全没去想Orion的行为是多么不符合他的性格,或是这是不是Orion操纵他的把戏。他只是靠在他父亲的胸膛上,沉浸在这种罕见的感情中。Orion轻叹一口气,用手指顺了顺他儿子的头发,然后放开他转身离开。

正当他走出去时,他又转过身来说,“回家之前把头发剪了。你母亲看到你像一些不整洁的泥巴种一样会不高兴的。”

Sirius翻了个白眼皱起眉头,这才是他认识的那个Orion Black。

【无授权翻译】【伪鹿犬】Summer of Sorrow(十五)

Chapter 15: The Truth

James砰砰地敲门。Sirius想起来把他朋友掐死但最终还是决定装睡。他半夜醒来以为James在房间里,但James不在。他肯定和其他人在一起,Sirius苦涩地想。这么想很奇怪,Sirius想一个人呆着,是他自己把门锁上的,但同时他又想让James在身边。每当Sirius这么想,他就觉得自己是个傻子,却没办法把这想法赶走。他觉得自己可能就是自私吧。

Sirius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但他觉得对于James砰砰地敲门来讲已经很晚了。James开始大喊了。

“PADFOOT。赶紧过来。我能不能请求进我自己的房间?再不让我进去我就把门炸开了!别装睡了,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起来,别生闷气了,说真的!”

Sirius对James说他生闷气感到愤恨,尽管他知道那就是他在做的事。有时候Sirius对James如此了解他感到很恼火。最终他还是决定起来开门因为他知道James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起来,把门打开,看都没看James就转过脸爬上了床。但James没有轻易放弃。他坐在Sirius床上开始戳他朋友的后背。Sirius转过身看着他。

“走开。”Sirius冷冷地说。

“起来,”James命令道,并没有对Sirius的声调感到苦恼,“告诉我怎么了。”

“什么事都没有,我就是想再睡会觉。”

“好吧。现在都快中午了。你昨天四点钟就把我锁在外面开始‘睡觉’。我想你已经睡够了。”

Sirius什么都没说。James叹了口气站了起来。Sirius得意地对自己笑了笑,期待他的朋友能离开。而正相反,James猛地拉起Sirius的毯子让它们掉到地上。Sirius坐起来怒视着他。

“发生什么事了,Padfoot?你为什么一直在这生闷气?”

“滚开,Potter。”

James翻了个白眼。“你就不能告诉我有什么困扰你的吗?因为明天Moony和Wormtail就要回去了,既然我们直到开学才能再见到他们,我们能在一起呆一会会比较好。”

Sirius感觉自己脾气上来了,努力控制自己听起来不那么恶毒,“真抱歉毁掉了你们的彻夜狂欢,James,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在你说跳舞的时候就跳舞的。”

James认出他自己的名字是个坏兆头,但他厌倦了Sirius的态度。“我不是让你跳舞,Sirius,我是让你表现的成熟一点,和我谈谈而不是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或许我不想和你谈谈!”

“那就和别人谈谈!”James反驳,愤怒地举起双手,“或许我妈妈是对的,或许你确实需要一个心理医生…”

Sirius爆炸了。他一跃而起,尖叫道,“我 不 需 要 心理医生!要是什么人需要心理医生的话,那也是你!你可以去解释你所有的问题…哦等等,对了,你没有任何问题!你是完美的James Potter,有一个完美的家庭,住在完美的房子里,有一对完美的父母崇拜你走过的完美的土地。所以我非常抱歉,James,我很抱歉我是你人生中唯一他妈不完美的东西!”

Sirius想要冲出房间,但James跳起来先他一步赶到门口,砰地关上了门Sirius就不能离开了。Sirius发出愤怒的声音,就像是狗的咆哮,但James站在门前双臂交叉。

“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呢,Sirius?你想让我为拥有美好生活而道歉吗?那是你想要的吗?”

“我想让你该死的别挡着我,在我咒你之前。”

“不。”

他们相互怒目而视了一会,直到Sirius气消。他走回去坐在床上,背对着James。

“去你的,James。你就不能滚开让我一个人呆会?”

“不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呆着。我很担心你。”

“你听起来像个小女孩。”

“得了吧,Sirius。”

“不。”

他们沉默地坐了一会。Sirius感觉到James在看着他。最终,他屈服了。

“你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你不明白。”

“我不明白什么?”James问。

“你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

“什么是什么样的?”

“你只是…我不能…”Sirius的声音破碎了,当他终于说出内心想法时他感到眼泪涌了出来,“没有人爱我!”

“什么?”James走过去跪在Sirius身边,“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因为这是真的!看看发生了什么!打我…告诉我我不够好…我永远都不够好…让我感觉自己毫无价值!”

“那…那不是爱,Sirius。”看到Sirius这样,James感觉自己心都碎了。“而且大家都爱你。”

“请…不要骗我!”Sirius,“我讨厌这样!我那么孤独,我只有十六岁!我没有任何人!”

“看着我,”James命令道,“我父母爱你。你的朋友们爱你。我爱你。Sirius,你那么重要。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就像我没有过的兄弟。我不敢想象我的生活没有了你会怎么样。你一点都不孤独。你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James惊讶于他的声音是那么镇定,因为他的内心充满情绪波动。“你真的很重要。”

Sirius什么都没说,但哭得更厉害了。James把他拉过来,用双臂环绕住Sirius。有那么一会,他们就这么坐着。

【这几章的Sirius好病娇哦。】

【无授权翻译】【伪鹿犬】Summer of Sorrow(十四)

Chapter 14: The Fall

掠夺者们总是花很长时间呆在一起的,但最近James一看到Sirius就会感到内疚。他不应该把Sirius的秘密告诉其他人的。他当时在想什么呀?他干了什么呀?他应该否认Remus的猜测的。Sirius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如果。如果他发现了的话。为什么他觉得Sirius会发现?因为Sirius总能发现一切。James知道他自己的脸会暴露出他的任何情绪,但幸运的是Remus和Peter不是这样的。James只能希望他们在Sirius身边能保持冷静。不幸的是,Sirius不仅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他还擅长于辨别人们有没有对他撒谎。在他和Sirius为掠夺者准备野炊的时候,James体验到了这点。James在他的房间寻找他藏起来的火焰威士忌,Sirius走了进来。

“你有没有感觉最近Moony和Wormtail怪怪的?”Sirius问。James僵住了。

“呃…没有…怎么了?”

“有时候我走进一个房间他们在里面,就好像他们正在谈论我一样。Wormtail总是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有一次我在休息室弹钢琴,他看着我就好像我使他很难过一样。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了。”

“嗯。是很奇怪。真的很奇怪。但我肯定这没什么。你看到我的火焰威士忌了吗?”

“是的,”Sirius说,离James越来越近,“看,我不确定这没什么。你最近也怪怪的,Prongs。发生什么了?”

“你疯了,”James说,慢慢从Sirius身边挪走,“我表现得很正常。”

“你在说谎!”Sirius指控。

“没有!”

“你脸都红了!”

“是这儿太热了!”James迅速说,“或许你才是奇怪的那个而我们都很正常。来吧,咱们走吧。”然后他拉着Sirius的胳膊离开房间。

值得庆幸的是掠夺者们避免了在这件事上起任何冲突。James声称他想玩魁地奇,而掠夺者们通常愿意做任何James想做的事。James和Sirius拒绝被分开,结果自然是Remus和Peter大败。下一场比赛,Peter坚持要想公平必须把他们分开,Remus由衷地赞成,所以男孩们只能不情愿地分开。Peter和Sirius对战James和Remus。由于Sirius和James都极具竞争力,比赛迅速升温。在夺得极其引人注目的一分后,James围着Peter开始庆祝胜利。Peter一点也不觉得好笑,推了James一把。James从他的扫帚上滑了下去,直直地坠向地面。Sirius迅速下压扫帚去抓他。时间似乎放慢了脚步,他的手离James的袍子还有几英尺,然后是几英寸。最终Sirius一把抓住了James的袍子,但他没法从他的俯冲中充分恢复,他奋力地把James往上拉,然后他们两个人一起撞在了地上,Sirius眼冒金星。他迅速地坐起来,把James从他身上推开。James呻吟着站了起来。

“搞什么呀,Wormtail?”James大叫。

“我不是故意让你摔倒的!你自找的,在我身边飞来飞去!”

“你把我从该死的扫帚上推了下去!”James大喊。

“James,你没事。Peter,你真的应该道歉。Sirius,你还好吗?”Remus打断他们。

“我有事!”James气愤地抱怨。

“我没事,你摔在我身上,所以你也没事。”Sirius踉跄着站起来,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喊。他侧身跌倒,撞到了James,James也摔倒了。James挣扎着站起来,把拉起来。

“我觉得我应该坐一会,”Sirius喘着气,“我想我又伤到了腿。”

James怒视着Peter但什么也没有说,Sirius很感激。他现在实在没有心情听Peter发脾气,或是听James大喊大叫,或是Remus尝试调解而没有成功。他只想休息。

当他们回到屋里,James叫了他母亲来看看Sirius的腿。她确认他伤到了自己,但他的腿在很好地愈合,一周内他就能完全康复了。Sirius得意洋洋地咧嘴笑了笑。他一直在担心Orion的攻击妨碍了他腿的愈合,但很显然那个咒语在逐渐失效,他很快就能好起来了。Sirius蹒跚着离开,Potter夫人把她儿子拽了回来。

“干嘛?”James漫不经心地问,他一直看着Sirius。

“你给Sirius说了我之前的建议了吗?”她问。James茫然地看着她。她叹了口气,“我觉得Sirius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James大笑,“我永远也说服不了他。”

“至少你试一下?”

“妈妈,他好好的。”

Potter夫人被打败般举起双手。“算了,我去问问你父亲。”

“不,别去…”James说,但她已经离开了。James用手抓住头发,现在情况变得越来越危险了。尽管他很担心Sirius奇怪的行为,但他不想让他父亲和Sirius谈论心理医生。Sirius会认为James爸爸知道了他被虐待,然后他就会质问James,James就会被迫承认他告诉了Remus和Peter!一切都会失去控制。有一两次,他想过去找Sirius坦白,但他不想让Sirius离开自己住,或是更糟糕,回到他家里。James决定如果他要自首,就等他们安全地回到霍格沃茨。

Sirius独自坐在James的房间。他把门锁上确保James或其他人不能进来。他突然感到自己很孤立无助。不管怎么样,Sirius非常怀念有一个家。他知道他们冷酷无情。他知道他受够了。他知道他在Potter家要好得多。他知道James比起Regulus更像是他的兄弟。但每当他想到家,他就觉得喉咙里有个肿块。他永远不会拥有James拥有的,或是Remus或是Peter。他想到了他父亲,和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他想到在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他是多么崇拜他父亲,在长大的过程中慢慢了解到这个人远非是完美的,但仍然爱他,不算那些殴打的话。

自从Sirius被分到格兰芬多,他们就不停地在争吵。Orion甚至把这看作是人身侮辱,Sirius回家过圣诞时,他把时间全部花在严厉斥责他儿子上。Sirius,在进格兰芬多之前就是个叛逆的孩子,以在家里穿尽可能多的红色和金色为回应。当他试图穿着霍格沃茨校袍去圣诞晚餐时,他父亲把他拽上楼,把他锁在屋子里一整天。等到家人都离开后,他扔掉了Sirius所有的圣诞礼物。Sirius清楚地记得那天,他花了剩下的所有时间哭泣。现在看来是很傻,只不过是些没用的书、玩具或许还有些衣服。要是现在Orion使用同样的策略,肯定不会引起他儿子同样的反应。但那个十一岁的Sirius却被摧毁了。他记得回学校的那天他信誓旦旦地向Orion保证绝不会再让他失望了。Orion在他离开前拥抱了他,但Sirius知道,即使在那时,他们之间也已经发生了变化,再也不能和原来一样了。

并不是他被分到格兰芬多以后Orion才开始打他。从Sirius能记事起,这就是一种常规的纪律手段。Black家都是老派的,这是他们训练孩子让他们完美的方式。不幸的是对Sirius来说,被分到格兰芬多以后殴打确实变严重了。Sirius知道为什么,Orion必须不断证明他对Sirius的掌控。它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起作用了。当Sirius挨得很严重时,他通常能安静温顺很长一阵子,疼痛的记忆是如此清晰。然而,他不被打的时间越长,他就又开始表现得越来越像他自己。他会说粗鲁的话,或是和他父亲顶嘴直到他被扇上一巴掌又一次循环。最可怕的是Sirius在学校里呆了一段时间以后,他习惯了做和说任何他想的事,几乎没有什么后果。他回到家会忘了自己是谁,然后他会因此而受伤。

他想起了Orion对他说的话。我爱你胜过这世界上的一切。令他惊恐的事,Sirius感觉眼中充满热泪,Orion还爱他?如果是这样,那么所有的爱留给他的只有永远无法痊愈的伤痕。如果这是Orion提供的爱,那么没有会不会更好?还是说有一点爱总比没有强?他感到那么孤独。他的父母。他的弟弟。他的Alphard叔叔。没有什么会和原来一样了。他现在十六岁,孤身一人。没有人爱他。为什么会这样?他真的那么讨厌吗?Sirius听到James的声音但没有理他。他不想见James。他不想见任何人。他不得不面对独自一人。Sirius爬上床,没有脱衣服,他把被子拉过头顶,尽管现在刚过四点。也许当他醒来时,事情会变好的。或者更好,也许他永远不会醒来。